这个悖论不仅出现在数码产品界,更是直观地出现在电动汽车界。如果一辆电动车日常给予车主以相对的出行便利的同时,却又快速耗电、向车主施加里程焦虑,那么充一次电仅能续航578公里的电动车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?如果电动汽车厂商们以“电动车消费者家里并不止一辆车”为由解释里程焦虑,那买电动车不就成了一桩自愿被割的傻事了吗?

事实上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从民企遭遇困境的原因出发,针对包括融资难、税负偏重这样的老问题,以及经济环境日趋复杂、社保规范征缴及各类杂音等新问题,决策层在破除这些民企发展障碍时,可谓用力至深。